寒疆长立

江泛黎。
圈杂。
文丑画废。

是置顶。

江泛黎,字净汝。【不是静茹啊!!!】

亦唤谢若羽,字寒疆。


人苟不帅,沙雕话多。

文画兼修,卑微丑陋。

请各位找我玩。落泪。

腾讯:2467402994。


圈杂。

cp杂食。


【杂叙】追光

不知道在写什么随便看看吧1551


1.

蔡程昱喜欢飙高音,这很正常,哪个男高音不喜欢。

他的高音给人以天空的感觉,似乎遨游在碧空。

他本人的感觉最强烈。

他分明站在那里,单手扬起,却觉飘飘悠悠直上云端。



2.

黄子弘凡是个活力boy。

他有时候很括噪。

不,非常。

比如现在缠着丁辉聊聊和音如何处理的更完美。




3.

石凯确实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他孩子气重的紧,性子仍与三岁小孩似的,不高兴就甩手不练。

但其实这种情况蛮少的。

他通常开开心心。



4.

贾凡很优秀,毕竟是四A硕士,毕业于茱莉亚。

但正如廖昌永与高天鹤评价的,他将每个音处理至完美,却忘记融入真情。

他领悟了,改变了。


毕竟是头大的男人。【bu】




5.

高天鹤过于傲气。

源于他本身的优秀与过人的自信。

你实在不能评价,到底是要敛些自信做那万千中的一个,还是保持现在即使会被一些人诟病。

他选择二。



6.

实话实说,周深颇有些女气。

他本就比旁人矮小瘦弱了些,又是空灵的男高音。

而这才组成了周深。




7.

陆宇鹏拥有了翅膀。

合法的。【bu】




8.

你以为郑云龙是位王子。

而他是个沙雕。




9.

阿云嘎。

别说了,那个男人。




10.

王晰,晰哥,你辛苦了。


他的低音我哭爆。





其他人:怎么,我们不配拥有姓名吗?


现代原创语C群宣

Welcome.

这是你从未踏足过的世界。

您是平民?还是有着特殊身份?无所谓。

只要您收到了花纹繁复的邀请函。

欲界敞门迎客。

收到邀请函的先生/小姐——

您的皮囊或普通,或帅气,或美丽。

您的职业或平凡,或低下,或高端。

而灵魂皆有趣至极。

无需担心不够自由——

这儿的规则,仅是表面束缚。

杀人、复仇、纵火、交易。

除去一腔正义的警察,无人追究。

邪恶的组织与正义的联盟对抗——

散人仍在偷笑。

同样有人从中牟利。

黑客、妓女、雇佣兵?

无所谓。

这是个疯狂的世界。

请推开大门——


926190693


【杰佣】忘爱症

忘爱症:忘记自己的爱人并一直拒绝对方是此病的特征,无论想起多少次最终都会遗忘。唯一治疗方法是所爱之人死亡。
微量园医。

1.
开膛手生来没有感情。
也许曾经有过,但被一名妓女无情粉碎。
或许忘爱症,是他逃不开的。

2.
杰克对奈布的记忆越来越模糊了。
如果之前,杰克还会或多或少地对奈布放水,如今则是刀刀见血。
奈布总是往医务室跑,身上的伤比以往更多,更深。
佣兵每天沉默寡言,比来庄园之前更孤寂。
艾米丽不止一次告诉奈布,早晚有一天,他会彻底忘记你。

3.
艾米丽是这个庄园里,佣兵为数不多的朋友。
她明白,奈布有多爱杰克。
艾米丽甚至想用药剂让他忘了杰克,将他当作一名普通的监管者。
而不是,他的爱人。

4.
奈布拒绝了。
杰克会忘了他,而他,会牢牢记住杰克。

5.
日复一日的游戏使人忘记了时间流逝。
开膛手终于将佣兵忘得一干二净。

6.
『我不会死。』
艾米丽还记得那时,奈布的眼睛有多倔强,多孤独。
他把悲伤藏在了心里,表现出的是坚强与倔强。
一如他随身的军刀。

7.
「游戏结束。」
「GAME OVER.」
庄园恢复了寂静与清冷,往日不论是粗喘、尖叫、嬉闹,都随风逝去了。
求生者与监管者们离开了。
而淌过鲜血的泥土留下了。

8.
奈布在艾米丽重新建起的一间私人医馆帮忙。
他除了上战场杀人,什么都不会。
艾米丽有心教,他却不愿学。
学什么呢?学再多,能让杰克回忆起他吗?
不能的。

9.
杰克知道,他心中有一个人。
但他试图看清他的样子时,却遗忘了那人。
为什么要用『他』?
杰克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是很爱他的。

10.
『嘘……』
艾米丽将一根手指竖在唇边,忽而笑了起来。
『艾玛死了。』
『她是我的爱人。』
『可我忘了她。』

11.
艾米丽的精神状态一天不如一天,佣兵不知道如何去开解安慰她。
他有时会想,如果他死了,杰克也会这样吗?

12.
艾米丽去世了。
她给自己打了一针,安乐死。
佣兵沉默地将她下葬,离开了这片地方。

13.
日月交替升起,不易察觉地,过了二十年。
奈布有时会恍然想起,那疯狂的庄园。
以及,他的,爱人。

14.
佣兵去世了。
他的身体,再也撑不住那伤痕累累了。
在他去世那晚,他找到了杰克。
倒在杰克的家门口。

15.
佣兵阖眼的那一霎,笼罩着杰克脑中人影的云雾散去,露出那张倔强的脸。
他打开门,垂眸。
轻轻抱起瘦弱、逐渐冰冷的人。

16.
对不起,我的爱人。

【欺诈组】眼瞳症

眼瞳症:暗恋者的瞳色会改变为被暗恋者的瞳色,十天之内暗恋者的视力会越来越差,如果十天之后仍未与被暗恋者在一起,暗恋者失明。
私设注意。
瑟维是上等人,但沉迷魔术。
漆匠是下等人,为人刷漆,经营着一处孤儿院。
瑟维主视角注意。
和琛琛联文w。  @Levi
黎黎要大长评嘛大长评!【撒泼打滚耍无赖】

瑟维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样子。
那天阳光有些刺眼,却并不妨碍瑟维看清他的模样。
他的衣服花花绿绿,身上的油漆好像存在很久了,整个人散发一股略刺鼻的油漆味,却并不很惹人厌。
「他就是漆匠吧?」
瑟维抽了抽鼻子,不禁往后退了几步。
倒不是他嫌弃那位下等人, 只是那股味实在让他无法过于靠近,正当他纠结着如何向他打招呼时,那位漆匠已经忙完手上的活了。
只见他抬手用手背抹了抹密布额头的汗珠,然后往旁边一甩,平日里极其嫌弃这种举止的瑟维却默然看着,直到漆匠扭过头。

『上等人?又是找我来刷漆的么。』
那漆匠自以为小声的话语尽数落入耳畔,瑟维莞尔。

『我是瑟维·勒·罗伊。』瑟维向他翩然行礼,『我想请您为我家族的房屋重新上次漆。』
那漆匠随意地点点头,将工具收拾了起来,头也不抬:『我叫克利切·皮尔森,是你们所谓的下等人。』
『请别这么说,克利切先生。』
那漆匠抬起头,诧异地看他一眼,瑟维有些茫然。
他说错什么了?
『没问题,什么时候?长工吗?工资多少。』
未等他深究,漆匠已经继续埋头收拾工具。

『明天开始吧,长工,包吃包住,工资随你开,只要不过分。』

这是漆匠来他们家的第三天。
瑟维有些轻感冒,打了个喷嚏,手的动作被一个抖动打断,他泄气地将魔术棒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仔细嗅嗅空气中有淡淡的油漆味,瑟维心血来潮想去看看漆匠。

『下等人,能来这为我们漆房是你的荣幸,叫你擦个鞋怎么了?我还要叫你去拖厕所!』
少年肆无忌惮的笑声在空中晕开,瑟维心头上有火冒起。
『你们这是干什么?!』

这件事后,瑟维总算明白了。
漆匠是个下等人,在上等人眼里是被鄙视与奴役的人,他的堂弟堂妹都能欺负漆匠。

他倒没什么护短情节,更不是对漆匠有了什么感情,只是觉得这种阶层观念不好,护一护他。

漆匠最近越来越奇怪了。
瑟维稍一走神,魔术失败,他无奈地理好道具,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琢磨。
漆匠的一只眼瞎了,没少为那眼被讽刺,瞎的那只已经是深棕色偏黄,另一只眼他记得,是蓝色的。
可最近怎么变棕黑了?瑟维有点弄不明白。
他好像没听说过,能让瞳色变化的法子啊。

『都漆好了吗?』瑟维坐在一旁看着漆匠刷好最后一下漆,起身,『可以去结工资了。』
他走了几步,发现漆匠没有跟上来,疑惑地往后看了一眼,却见漆匠慌慌忙忙地摆手。
『不行不行,漆还没干,必须等到漆干后确定没有问题了才能结工资,如果有问题还能补,这是我的工作守则。』
瑟维乐了:『好吧,那要等几天?』
克利切摇摇头。
『这得看天气了。』

又过了两天,油漆干了,漆匠走了。

漆匠走的当天晚上瑟维变魔术逗他年幼的弟弟妹妹,却被奶声奶气地嫌弃了。
『哥哥你在想什么呀?变魔术都不连贯了啊!不要看这个魔术!』
瑟维愣了愣,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漆匠。
他为什么会想一个给人刷油漆的下等人?

过了两天,他父母的朋友来了,还带来了一位熟人。
『艾米丽小姐。』瑟维向她行了个绅士礼。
两人尬聊了一会,瑟维忽然想起一个令他困扰不已的问题。
『艾米丽小姐,你知道有什么方法,或病能让人瞳色变化的吗?』
艾米丽沉吟片刻,有些不确定:『眼瞳症吗……』
『那是什么?』
艾米丽叹了口气:『很罕见的一种病,暗恋者的瞳色会改变为被暗恋者的瞳色,十天之内暗恋者的视力会越来越差,如果十天之后仍未与被暗恋者在一起,暗恋者失明。』
『怎么突然问这个?你还是你的朋友得病了吗?』
瑟维愣然,恍惚了一瞬:『啊……不是。好奇而已。』

艾米丽又问了几句,发现瑟维一直不在状态后无奈告辞,瑟维浑浑噩噩用过了午膳,算算日子,今天已经是第九天了……
棕黑色……不会是自己吧?瑟维有些难以置信。

瑟维四处寻找漆匠,他恨死自己了,怎么就没问问漆匠住哪儿呢?怎么就没早点发现漆匠喜欢自己呢?
漆匠要是失明了,他这辈子就算完了。
他四处打听,在第十天傍晚才得知漆匠的住处。
瑟维慌慌忙忙地赶过去,在心里祈祷着漆匠千万还没失明。

门破破烂烂的,一推就吱呀吱呀响,瑟维手有些抖,推了半天才推开。
里面的人听到了动静,摸索着出现在了门口。
『谁啊?』

瑟维心一沉。
他还是没赶上。
漆匠还是失明了。

漆匠在一片寂静明白了什么,无神的双眸与瑟维的目光对上。

最后一丝余晖散去,朦胧月光倾洒下来,笼罩着相望无言的两人。

【周黄】抢婚

副cp叶蓝。
私设每个战队都是一个国家,然后联盟相当于联合国。古代。
『』里为说的话,「」里为想的。个人习惯,请谅解。抱歉了。
特别沙雕,毫无逻辑,时隔多年x已经不会写文了,最多算个段子吧x
@暮辰烟雪

叶修站在皇宫前,听着远处传来的喜庆乐声,沉寂许久的心扑通扑通跃动起来,一如当年见到他——。
早已告别青涩的时候,却在花轿临近时紧张不已,低头确认喜服没有问题,松了口气。
叶修满怀激动地准备迎接一袭嫁衣的蓝河,谁知蓝河竟是在花轿一旁守护,那花轿里的是谁?
叶修懵了。

江波涛很担心。
周泽楷自从收到了来自兴欣皇帝的喜帖,原本还能说几句话的他就跟哑了似的,眼里似乎还冒着火。
周泽楷这个状态也去不了兴欣,只怕到那能跟叶修打一场,只好由他江波涛带着贺礼去了。

『皇上,我出发……皇上?!』
好嘛,周泽楷失踪了。

蓝河瞪着叶修,气哼哼地扭过头去。

『方爱卿,我让你去谈和亲,和亲对象是……?』
『?黄少天啊。』
叶修要昏古起了。

一个月前。
叶修将一卷画轴递给方锐,叮嘱道:『这次和亲,是蓝雨五大高手之一,蓝桥春雪。』
方锐:『嗯嗯嗯好好好黄少天嘛。』

得知那个穿着喜服的人是黄少天后,叶修简直浑身不自在。
黄少天是怎么忍着一路没说话的???
不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怎么和蓝河解释啊?

『谁?』独自一人待在房里的黄少天警觉地扭头,窗户处站着一个男人。
『……是我。』
『泽楷!!!哇你是来抢亲的吗快快快带我走!没想到有朝一日我居然会嫁老叶诶,不过我还是喜欢你,快走快走吧!』
一提这个周泽楷就来气,闷了半天闷出两个字:『……叶……你?』
黄少天拼命摇头:『拉倒吧老叶喜欢谁都不可能喜欢我,是方锐那个小兔崽子听命的时候不走心,老叶要娶的是蓝河!不过我也不想把蓝河嫁他万一蓝河在兴欣受欺负了怎么办……』
黄少天还在絮絮叨叨,周泽楷默默将茶杯递给他。
黄少天一口饮尽,唇瓣被茶水浸得红润,周泽楷不禁咽了口口水,黄少天还不知死活地大声吐槽,双唇一张一合,简直实在引诱周泽楷。
周泽楷垂眸,忍了一会忍不下去了,直接扛起黄少天用轻功悄咪咪地出了皇宫回到周泽楷暂住的旅店。

『我错了。』
被众人灌酒时,叶修不忘四处张望寻找蓝河,见他不在,心中了然,随便找了个借口开溜,最终在御花园找到了往观赏湖里投石子的蓝河。
『我没想到方锐那么呆批。』
方锐:???
叶修低眉顺目,一副听之任之的模样。
蓝河乐了:『得了,我又没那么小气,你跟黄少解释过了没?』
叶修深深叹了口气:『解释了。』
合着黄少天才是最重要的。
蓝河有点发愁。
『禀报皇上,黄少被歹人劫走了!』
叶修稍一琢磨,挥挥手示意侍卫下去。
『没事,估计被周泽楷那小子带走了,他俩那事,因为藏的可好了,实际上谁不知道啊。』

【微白亮/生贺】治yw

咸鱼是不可能给你了,贺文送你。
提前生贺。
@南方灬天祈
yw=阳痿。
真人真事,被奴役的那个幼体貂蝉就是我。x
毫无逻辑,基本与白亮无关。

1.
『大哥。』指挥官轻咳一声,将对面人神游的思绪扯了回来。
『我家那剑仙,yw。』
对面那人回过神来,端起茶杯泯了一口:『yw这事,可不能乱说。』
指挥官闻言轻笑半声,摆了摆手:『此言差矣。那yw剑仙自己都承认了。我也是因为你是我大哥才告诉你的。大哥你只管说,可知道有什么法子能治yw?』

那人不语,思考半宿才缓缓道来:『过了对面那街,有个小巷子。里面有家店,在那儿能买到治yw的药。』
顿了片刻,那人又道:『yw这事毕竟不光彩,到那店里,敲三下柜台,店主自然明了。』

两人又就当下时局聊了许久,直到烈日当空,被小厮提醒用过午膳后,那大哥才离开了。

『老貂!』指挥官扬声唤道,不过三数,一个浑身粉嫩的小女孩蹦蹦跶跶进了客厅。
『又怎么了狐大爷?』貂蝉叹了口气,每次狐大爷叫她都没好事。
指挥官将他那大哥的话复述了一遍,道:『钱你出,去吧。』
貂蝉不可置信地看了他一眼:『我一个小女孩,一个妹子,去给剑仙买yw药?钱还我出?不……』
『不可能』三字未出口,就被一个眼神瞪了回去,貂蝉只好举手投降。
『行,我去。』

貂蝉心中默念指挥官的吩咐,最后站在了一家店门口,反复抬头确认。
『就是这家了吧……狗狐狸,钱都不给。』

貂蝉进了店,惊悚地发现柜台比自己还高,在心里把那指挥官骂了一百遍不止。
一个粉嫩嫩的小女孩,就在那店里,屁颠屁颠地找板凳再端过来,踩在上面敲了三下柜台。

柜台里坐了位老人,如貂蝉所想,那位老人先以一种茫然而惊奇的目光看了她一会,直到她露出不耐烦的神情踹了柜台一脚才如梦初醒地将药递给她。

『……这什么?』李白一脸阴郁地看着面前的东西,恨不得把指挥官暴揍一顿。
『治yw的药,指挥官叫我去买的。』貂蝉特别『善良』地说明。

2.
『我不想过阳历生日。』狐狸叹口气,『那天是鬼节。』
老貂:『鬼节咋了,难不成开阴阳眼跟鬼过生日吗。』
嘻哈:『符纸也行啊。』
老貂:『我家有符纸,你要不。』

3.
狐狸:『我记错生日了。』
狐狸:『只能鬼鬼节的了。』

4.
『老大,我觉得猪圈有点变了。』
『我把它变回来。』

5.
『我错了。』
『猪圈是家,这个要明确。』

6.
如果以后真的有一个地方叫猪圈是我们一帮人的家就好了。

7.
你,我,嘻哈,呆呆,少爷,奶子,剑仙,我崽……都能一直在一起吗。

8.
生日快乐,狐狸。

【白亮】落花

孔明桃花灵,剑仙猎灵人设定。
私设剑仙有个师父,不过在剑仙长大后死了。
为了与诸葛亮原皮什么的区分这儿直接称呼为武陵

“阿陵,你答应过我的,不杀人。”
“我没杀人。”

幼年,顽皮的李白随师父来到大山捉拿一只作恶多端的大灵。
师父一时忙着布阵,忘了李白也跟着,李白自己一个人瞎转悠,不知怎么的,进入了一处桃花林。
武陵本来倚在桃树上休息,却不想被一个稚嫩的童音打搅了。
“哎,这儿有个好看的大哥哥!”
武陵无奈地揉了揉眉心,这地方不知几年没人来过了,不曾想今天闯进一个清秀小儿。
“大哥哥大哥哥,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儿啊?”
武陵起身,揉了揉他脑袋:“我一直住这啊。”
“……灵?”李白瞳孔一缩,尚未看清他动作,已在数米开外。

武陵有点诧异,没想到这七八岁的孩童竟这般身手不凡:“猎灵人?”
李白警惕地看着他,心下思索着怎么把师父呼唤来收了这只大灵。
“小孩儿,你叫什么?”
李白不语,左顾右盼寻找出口。等等,他是怎么进来的……?
武陵注意到他的动作,好笑极了,到底是个小孩,掩饰一下也不会。
“别找了,进了这阵法,除了我送他出去,没别的法子。”武陵好奇地看着李白,“已经没人发现这儿了,你怎么进来的?”
李白轻哼一声,武陵不知怎么的笑了:“我的确是灵,但我从未害过人,这个阵法本来就是不想让人找到我才设的,你也别想着让你师父收了我,他找不到的。”
李白讶异地看他:“你怎么知道我有个师父?”
……他不知道,他就是猜的。

那天,武陵将小李白送出了阵法,李白年少,没经历过老一辈猎灵人的劫难,对灵也没有他师父那般抵触,向来只猎作恶多端的灵。

长大后嗜酒的李白时常去桃花林找武陵讨桃花酒,曾戏言:“阿陵养我一生可好?”
武陵真奇了,那酒鬼怎么记着进桃花林的路呢?

在李白十八岁那年,一只在灵界颇有威望的大灵组织了他手底下的灵,向人类发动进攻,一时生灵涂炭,猎灵人损失惨重。
李白年纪轻轻已有“青莲剑仙”的名号,这回不少灵找上了他,一个不查受了重伤,在灵的抓捕下逃进了桃花林。

“阿陵,外面好乱。”
“……嗯。”
“你不会参与这次战事吧。”
武陵摇摇头:“我在这儿与世无争,不愿入人世,更不愿与梼杌他们一起发动战争。”
“嗯。”
两人都不说话了,武陵沉默地给李白上药。
很突兀的,李白开口了。
“阿陵,答应我,别杀人。”
“嗯,不杀。”武陵点点头,继续上药。

三年后,灵之动乱平息。
然,灵不闹了,人闹了。
激进派的人类不满灵的所作所为,不知从哪儿学了什么猎灵的法子,四处猎灵,不管是未化人形的小灵,还是道行极深的大灵。

武陵隐居桃花林,对外界的了解基本是李白讲给他听的。
这些日子李白没来,他无聊的紧,懒懒地倚在桃树上等待李白,栖息在这片桃林的一只成精的云雀歪歪扭扭地飞到他面前,他忍不住皱眉:“怎么浑身是血?”
话甫一出口,云雀化了人形跌落在桃树前,嘴角溢血,浑身是伤,气息极其虚弱:“仙君,人类……闯进来了……”
武陵一愣,似是为了印证云雀所言非虚,四五个人从桃林现身,将武陵包围住了。

武陵纠结得很,若是以前的他,二话不说把他们都杀了为云雀报仇,可他答应过太白,不可杀人。
包围圈渐渐缩小,云雀看着迟疑的仙君,不由出言:“仙君?仙君快杀了他们吧!阿眉也被他们杀了!”
武陵无奈,他最是护短,桃花林的灵都是自己看着成长的,没办法了,只好……

闯入桃林的几人都是急性子,唯一的女子不耐烦地弹出道魔音,谁知她学艺不精,击中了另一名男子,男子大怒,两人早已结怨,这次更是一触即发,两人的朋友要帮忙,最后成了一行人内斗。
也是下手狠的,最后仅存活了一名重伤男子。
云雀早已看呆,不明白为什么人类突然就打了起来,最后还死了多个。

“阿陵,我来了……”李白甫一进入桃林,看到的便是四五具尸首横七竖八躺在地上,一个人还有气,却也活不了多久了。
“……”
李白默了,良久,憋出一句:“阿陵,你答应我的,不杀人。”
“我没杀人。”武陵看着李白,一字一句地说道。
“可现在这个情况,谁会信呢?”李白苦笑一声,“我就不该相信你。”
我就不该相信你。
不该相信你。
不该。

十年后。
“仙君,那个人……他又来了。”
“嗯。”
“来了好一会了。”
“嗯。”
“不放他进来?”
“不。”

武陵倚在桃树上,隐约听见了一个清亮的童音:“哎,这儿一个好看的大哥哥!”
清风拂过,花瓣随风飘落。

桃林被武陵挪了地方,阵法亦改为,无论进出,都需要他的批准。
李白在重伤的人口中了解了实情,可他再也没有机会和武陵道声对不起。
和我心悦你。
哪怕找到了桃林的新址。

其实他那天,是想去表白的。

【白亮】澡堂到底是个好地方还是坏地方

现代,白亮,微百里骨科
我只是来交个党费,至于质量我也不保证
李白和玄策一个寝室,守约另一栋楼

澡堂是个好地方啊。
李白看着面前被自己圈在墙壁与自己之间的,脸色绯红,身子全暴露在空气中的诸葛亮,愉快地想。

澡堂真是个好地方啊,可以看哥哥的裸,体,还可以调戏哥哥。
因为另一栋楼的哥哥的寝室停电没水带哥哥回自己寝室洗的玄策也愉快地想。

“玄策,你的室友都不在么?”李白整个的心神都放在了诸葛亮的身上,两人的唇即将碰上之际,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两人皆是一僵。
“呃……”因为想先为弟弟调水温而先进来的百里守约进来第一眼就看见了亲密的两人,他也是一僵,“抱,抱歉打扰了……”
“诶?哥哥你怎么出来了?”
“里面……”守约的声音变低了不少,里面的两人也听不清了。

李白看着脸色不好的诸葛亮,心道不好,连忙解释:“他们今天都出去了,我以为他们不会那么早回来的……”

李白的室友个个都有自己的恋人,基本天天不在寝室,每天早出晚归,于是听说法师楼停电了,就邀了诸葛亮来自己的寝室洗,没想到洗着洗着李白就忍不住要撩诸葛亮了,更没想到,射手楼今天也停电。

这是什么?集体停电么?为什么刺客楼没停!

诸葛亮哼了一声,将他推开:“离我远点。”

此后几天,诸葛亮再没理过李白。

李白很焦躁,很痛苦。
第四天,放学后李白拦住安琪拉:“能帮个忙么?”

“李白,借老师的名义让我过来,有意思吗。”
“你不是知道了吗,你还是来了啊。”李白嘿嘿一笑,凑过去亲了口诸葛亮的脸颊,“这几天你老躲着我,我想你了。”
李白顺着吻住了诸葛亮的唇。

“其实守约看到也没什么,反正……”李白拉长了声音,“大家都知道我李白和你,是一对。”

此后一周,诸葛亮没理过李白。
不过那日落荒而逃的诸葛亮,粉红的耳根可是没躲过李白的眼睛啊。






【卡埃】梦

非常非常短
现pa,私设有点多
大概就是一种神秘的力量让埃米可以进入卡米尔的梦境,于是两人做了朋友后慢慢相爱,日久生情那种?
相爱部分没写,自行脑补(你

又梦见了。
卡米尔已经记不清,他梦见那个男孩多少次了。
似乎从小,就开始梦见他了。
无论是哪个梦,都有他。
随着卡米尔一天天长大,男孩也长大了。但他就在他的梦里,不说话,也不乱动。
他似乎只会做一件事:看着卡米尔。
卡米尔也怕过,但渐渐的他发现,除了站着看着看他,男孩的确什么也不会。

他是谁?卡米尔这么想。
一天,他第一次对男孩开口:“你是谁?”
他看见男孩愣了愣:“我叫埃米。”
埃米,埃米。
卡米尔念了几遍,抬头认真地说:“我们,做朋友吧。”

真是傻了,不过是一个梦境中的不知何物的东西,我居然想与他交朋友。

“呃?好呀。”

许多许多年以后,卡米尔遇见了真正的埃米。
“埃米?”
“卡米尔!”
埃米远远地扑过来,卡米尔伸手,抱了个满怀。
他是真实的。
卡米尔看着他,藏在围巾后的脸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埃米,我们,在一起吧。”


非常心虚的, @蓝莓抹茶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