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梓烟

这儿顾梓烟
入的圈子很杂
最近沉迷语C
扩列吗——

占tag非常抱歉

朋友不知哪根经搭错了想买本子,关于诸葛亮的都行
文本图本来者不拒喔
预售期没过那种
注:王者荣耀诸葛亮

【白亮】落花

孔明桃花灵,剑仙猎灵人设定。
私设剑仙有个师父,不过在剑仙长大后死了。
为了与诸葛亮原皮什么的区分这儿直接称呼为武陵

“阿陵,你答应过我的,不杀人。”
“我没杀人。”

幼年,顽皮的李白随师父来到大山捉拿一只作恶多端的大灵。
师父一时忙着布阵,忘了李白也跟着,李白自己一个人瞎转悠,不知怎么的,进入了一处桃花林。
武陵本来倚在桃树上休息,却不想被一个稚嫩的童音打搅了。
“哎,这儿有个好看的大哥哥!”
武陵无奈地揉了揉眉心,这地方不知几年没人来过了,不曾想今天闯进一个清秀小儿。
“大哥哥大哥哥,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儿啊?”
武陵起身,揉了揉他脑袋:“我一直住这啊。”
“……灵?”李白瞳孔一缩,尚未看清他动作,已在数米开外。

武陵有点诧异,没想到这七八岁的孩童竟这般身手不凡:“猎灵人?”
李白警惕地看着他,心下思索着怎么把师父呼唤来收了这只大灵。
“小孩儿,你叫什么?”
李白不语,左顾右盼寻找出口。等等,他是怎么进来的……?
武陵注意到他的动作,好笑极了,到底是个小孩,掩饰一下也不会。
“别找了,进了这阵法,除了我送他出去,没别的法子。”武陵好奇地看着李白,“已经没人发现这儿了,你怎么进来的?”
李白轻哼一声,武陵不知怎么的笑了:“我的确是灵,但我从未害过人,这个阵法本来就是不想让人找到我才设的,你也别想着让你师父收了我,他找不到的。”
李白讶异地看他:“你怎么知道我有个师父?”
……他不知道,他就是猜的。

那天,武陵将小李白送出了阵法,李白年少,没经历过老一辈猎灵人的劫难,对灵也没有他师父那般抵触,向来只猎作恶多端的灵。

长大后嗜酒的李白时常去桃花林找武陵讨桃花酒,曾戏言:“阿陵养我一生可好?”
武陵真奇了,那酒鬼怎么记着进桃花林的路呢?

在李白十八岁那年,一只在灵界颇有威望的大灵组织了他手底下的灵,向人类发动进攻,一时生灵涂炭,猎灵人损失惨重。
李白年纪轻轻已有“青莲剑仙”的名号,这回不少灵找上了他,一个不查受了重伤,在灵的抓捕下逃进了桃花林。

“阿陵,外面好乱。”
“……嗯。”
“你不会参与这次战事吧。”
武陵摇摇头:“我在这儿与世无争,不愿入人世,更不愿与梼杌他们一起发动战争。”
“嗯。”
两人都不说话了,武陵沉默地给李白上药。
很突兀的,李白开口了。
“阿陵,答应我,别杀人。”
“嗯,不杀。”武陵点点头,继续上药。

三年后,灵之动乱平息。
然,灵不闹了,人闹了。
激进派的人类不满灵的所作所为,不知从哪儿学了什么猎灵的法子,四处猎灵,不管是未化人形的小灵,还是道行极深的大灵。

武陵隐居桃花林,对外界的了解基本是李白讲给他听的。
这些日子李白没来,他无聊的紧,懒懒地倚在桃树上等待李白,栖息在这片桃林的一只成精的云雀歪歪扭扭地飞到他面前,他忍不住皱眉:“怎么浑身是血?”
话甫一出口,云雀化了人形跌落在桃树前,嘴角溢血,浑身是伤,气息极其虚弱:“仙君,人类……闯进来了……”
武陵一愣,似是为了印证云雀所言非虚,四五个人从桃林现身,将武陵包围住了。

武陵纠结得很,若是以前的他,二话不说把他们都杀了为云雀报仇,可他答应过太白,不可杀人。
包围圈渐渐缩小,云雀看着迟疑的仙君,不由出言:“仙君?仙君快杀了他们吧!阿眉也被他们杀了!”
武陵无奈,他最是护短,桃花林的灵都是自己看着成长的,没办法了,只好……

闯入桃林的几人都是急性子,唯一的女子不耐烦地弹出道魔音,谁知她学艺不精,击中了另一名男子,男子大怒,两人早已结怨,这次更是一触即发,两人的朋友要帮忙,最后成了一行人内斗。
也是下手狠的,最后仅存活了一名重伤男子。
云雀早已看呆,不明白为什么人类突然就打了起来,最后还死了多个。

“阿陵,我来了……”李白甫一进入桃林,看到的便是四五具尸首横七竖八躺在地上,一个人还有气,却也活不了多久了。
“……”
李白默了,良久,憋出一句:“阿陵,你答应我的,不杀人。”
“我没杀人。”武陵看着李白,一字一句地说道。
“可现在这个情况,谁会信呢?”李白苦笑一声,“我就不该相信你。”
我就不该相信你。
不该相信你。
不该。

十年后。
“仙君,那个人……他又来了。”
“嗯。”
“来了好一会了。”
“嗯。”
“不放他进来?”
“不。”

武陵倚在桃树上,隐约听见了一个清亮的童音:“哎,这儿一个好看的大哥哥!”
清风拂过,花瓣随风飘落。

桃林被武陵挪了地方,阵法亦改为,无论进出,都需要他的批准。
李白在重伤的人口中了解了实情,可他再也没有机会和武陵道声对不起。
和我心悦你。
哪怕找到了桃林的新址。

其实他那天,是想去表白的。

深夜点文

悄咪咪来个40fo点文
不过居然40fo了有点不可思议……
全职魔道王者凹凸都可以点——
只要不是很雷的都可以写——
(不过快开学了可能会延迟交文)
清水或车都行——【什么】

正经群宣
群规看图,群号评论
新群所以人很少,心仪的皮基本都能拿到,不过,先到先得喔
周队想要个黄少给他撩,当然,来个江副也行
基本都正在磨皮所以请多包涵
希望进群可以活跃点
最后,祝愉

正经群宣
全职语C,别走错门
群规看图,群号评论
加了就是我们的同伴啦,希望好好看群规和公告
进群速改皮,不改送飞机票哦
进群要活跃,一月清次人,谢谢
欢迎。

正经群宣
王者语C,别走错门
群规看图,群号评论
加了就是我们的同伴啦,希望好好看群规和公告
还有一个理事部,群号公告
正在进行学院paro长戏,欢迎来玩
进群速改皮,不改送飞机票哦
另外,不要以为这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哦
不许秒退,不许散播负能量,谢谢
退群至少说一声为什么
皮上的大家很正经,皮下嘛……
群内cp向,信白云亮白亮双枪备香药鱼等等非常杂。
其实只有互相喜欢就可以在一起啦
进群貂蝉小姐姐给你撩喔

【白亮】澡堂到底是个好地方还是坏地方

现代,白亮,微百里骨科
我只是来交个党费,至于质量我也不保证
李白和玄策一个寝室,守约另一栋楼

澡堂是个好地方啊。
李白看着面前被自己圈在墙壁与自己之间的,脸色绯红,身子全暴露在空气中的诸葛亮,愉快地想。

澡堂真是个好地方啊,可以看哥哥的裸,体,还可以调戏哥哥。
因为另一栋楼的哥哥的寝室停电没水带哥哥回自己寝室洗的玄策也愉快地想。

“玄策,你的室友都不在么?”李白整个的心神都放在了诸葛亮的身上,两人的唇即将碰上之际,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两人皆是一僵。
“呃……”因为想先为弟弟调水温而先进来的百里守约进来第一眼就看见了亲密的两人,他也是一僵,“抱,抱歉打扰了……”
“诶?哥哥你怎么出来了?”
“里面……”守约的声音变低了不少,里面的两人也听不清了。

李白看着脸色不好的诸葛亮,心道不好,连忙解释:“他们今天都出去了,我以为他们不会那么早回来的……”

李白的室友个个都有自己的恋人,基本天天不在寝室,每天早出晚归,于是听说法师楼停电了,就邀了诸葛亮来自己的寝室洗,没想到洗着洗着李白就忍不住要撩诸葛亮了,更没想到,射手楼今天也停电。

这是什么?集体停电么?为什么刺客楼没停!

诸葛亮哼了一声,将他推开:“离我远点。”

此后几天,诸葛亮再没理过李白。

李白很焦躁,很痛苦。
第四天,放学后李白拦住安琪拉:“能帮个忙么?”

“李白,借老师的名义让我过来,有意思吗。”
“你不是知道了吗,你还是来了啊。”李白嘿嘿一笑,凑过去亲了口诸葛亮的脸颊,“这几天你老躲着我,我想你了。”
李白顺着吻住了诸葛亮的唇。

“其实守约看到也没什么,反正……”李白拉长了声音,“大家都知道我李白和你,是一对。”

此后一周,诸葛亮没理过李白。
不过那日落荒而逃的诸葛亮,粉红的耳根可是没躲过李白的眼睛啊。






【卡埃】梦

非常非常短
现pa,私设有点多
大概就是一种神秘的力量让埃米可以进入卡米尔的梦境,于是两人做了朋友后慢慢相爱,日久生情那种?
相爱部分没写,自行脑补(你

又梦见了。
卡米尔已经记不清,他梦见那个男孩多少次了。
似乎从小,就开始梦见他了。
无论是哪个梦,都有他。
随着卡米尔一天天长大,男孩也长大了。但他就在他的梦里,不说话,也不乱动。
他似乎只会做一件事:看着卡米尔。
卡米尔也怕过,但渐渐的他发现,除了站着看着看他,男孩的确什么也不会。

他是谁?卡米尔这么想。
一天,他第一次对男孩开口:“你是谁?”
他看见男孩愣了愣:“我叫埃米。”
埃米,埃米。
卡米尔念了几遍,抬头认真地说:“我们,做朋友吧。”

真是傻了,不过是一个梦境中的不知何物的东西,我居然想与他交朋友。

“呃?好呀。”

许多许多年以后,卡米尔遇见了真正的埃米。
“埃米?”
“卡米尔!”
埃米远远地扑过来,卡米尔伸手,抱了个满怀。
他是真实的。
卡米尔看着他,藏在围巾后的脸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埃米,我们,在一起吧。”


非常心虚的, @蓝莓抹茶糕

为了小蓝生日,我这个画渣决定豁出去了。
画的超丑蓝吹别打我(蓝吹本人想打自己

蓝河,生日快乐!

君醉

ABO设定,私设卡卡18岁,埃米16岁,其他原背景
卡埃清水文,甜向,轻微安雷
对ABO设定不太熟如果有问题指出我改
梗有一半来自 @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太太画的短漫

草丛里怎么会有芒果的味道?
卡米尔抽了抽鼻子,甜食控的敏感嗅觉让他老远就闻到了芒果的味儿。
不对!
这是……信息素的味道!
能让他这个Alpha觉得诱人的信息素……
只能是个Omega。
卡米尔倒不是看不起Omega,毕竟他大哥就是个Omega,照样大赛前四。
说来也是不可思议,雷狮这么霸道又暴躁的人居然是个Omega,而且还有了Alpha不过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嗯,其实真正吸引卡米尔的是对方的信息素。
居然是芒果味儿的。
认识卡米尔的人就一定知道此人视甜如命,尤其偏爱芒果蛋糕。
而作为一个Alpha,信息素又是奶油味,这让雷狮经常调侃说:“找个水果味的Omega和卡米尔一搭,水果蛋糕哈哈哈……”
到现在卡米尔都记得,当时雷狮笑摊在桌上的样子。

出于好奇,卡米尔循着芒果味,一路找到了草丛。
可他忘了Omega释放信息素是一般都是发情期。
于是就有了下面一幕:
头顶巨大呆毛的男生摊在草丛里。脸上是褪不去的潮红;旁边戴帽子男生一脸讶异……
他没想到是埃米。
不过心里好像有点儿……
高兴?
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情。

“卡卡卡、卡米尔?!”埃米诚惶诚恐,雷狮海盗团团长的弟弟怎么会在这?
虽然卡米尔是雷师海盗团中最和善讲理的。但谁知道他下一秒会不会拔出一把刀来。
“看到我很惊讶吗?”卡米尔不动声色地向埃米挪去,“你发情期到了?”

埃米总算想起了现在的处境。
他还在发情期啊!抑制剂全在老姐那说什么放她那比较安全……个屁啊!
这不是忘了你弟的发情期跑去追金的理由!
所以现在怎么办?
孤A寡O这这这……

“不介意我临时标记你吧?”卡米尔被围巾遮住的嘴角微微翘起,“至少抑制一下,大哥离我不远。他应该不需要抑制剂,正好给你。”
雷雷、雷狮的抑制剂?!埃米觉得心脏一阵抽搐。他觉得,还不如死了呢……
最终埃米还是跟着卡米尔走了,脑子一片空白,完全被卡米尔拉着走……估计卡面把他卖了都不会反抗。

事后埃米终于想起……
他他他好像被被卡米尔临时标记了还用了雷狮的抑制剂?
卧了个大槽!
而且他还记得卡米尔的信息素是奶油味儿雷狮身上飘着一股啤酒味也不知道是信息素还是什么。
擦擦擦,那可是雷狮海盗团!他算不算死里逃生?
姐我被你坑惨了!

三天后——
“哟,那不是你上次带回来的芒果味小子吗?”扛着巨锤的男人问,“卡米尔?”
“他有名字,叫埃米。”
“好吧,芒果味小子。”
“……”

路过的呆毛姐弟瑟瑟发抖。
“衰仔他们好像在说你!”艾比瑟瑟发抖。
“何以见得!”埃米式嘴硬。
“你的信息素不就是芒果味吗?”艾比式低吼。
“哎呦姐他们过来了!”艾比没回答。
埃米回头一看。
老姐呢!
“芒果味小子,”雷狮走到埃米面前,“看样子你过的不错。”
这是要砍人的节奏吗?
救救救、救命啊他还不想死!

“雷狮你想干嘛?”一个手持双剑的男人挡在埃米面前,“欺负孩子可不是骑士该做的。”
雷狮冷笑着竖起两根手指:“一,我不是骑士;二,芒果味小子成年了。”
卡米尔扯扯大哥的袖子,声音大到安迷修都听得见:“大哥,你发情期好像到了,一股酒味儿。”

埃米就这么惊讶地看完了安迷修把雷狮抗走的全过程。
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埃米,”不知何时卡米尔来到了埃米面前,“我带你去个地方。”
咦?
也许是被卡米尔临时标记过,埃米还是蛮听卡米尔话的,于是就被卡米尔拉着走了。

湖水中两人的倒影相拥。
“埃米,我喜欢你。”
END.

题外话:我我我,我就是觉得卡米尔喜欢就会直说嘛!(理直气壮)烂尾也没办法啊(摊手)。我会告诉你写到一半我才发现年龄不符合ABO设定才私设的吗!现在才发现18岁和16岁,已经能开车了。好气哦怎么办想生吞矢量箭头啊。
停停停,我可是个正经的写手怎么会想开车呢没错我没想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