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黎er不想码字

江泛黎。
圈杂。
文丑画废。

【楚路】哦,忘记了,你……已经死了啊(楚子航篇)

·该说的上篇都说完啦,就不废话了

“啧。”执行部专员楚子航又来到了他那个废柴师弟的寝室。
“你任务执行完了吗?”面瘫师兄破天荒地笑了笑,“听说你那个任务很艰巨啊,校长都放弃你了。”
“不过你怎么会死呢?你可是被校长认证的S级啊。”楚子航眼里的温柔与宠溺是所有人都没见过的,他说,“你要记住啊,我还在等你哦。”
“我们还要去打爆恺撒的车轴呢。”楚子航的嘴角弯成一个幸福的弧度,笑着的楚子航真的很好看,“你总喊我面瘫师兄,现在我会笑了呢。”
“你曾经说,世界上有两万人是我第一次见面就会爱上一辈子的,但你一辈子都可能遇不上一个。”
“但我想,幸好我遇到了你。”
“因为有了你,我不再需要遇见其他人。”
“……”楚子航还在说些什么,却听见轻巧的开门声响起。

“咔嚓。”进来的人好像知道楚子航在这,他说,“你果然在这。”
楚子航沉默了,算是默认了那人的话。
“你……”来人张了张嘴,刚吐出一个字,有闭上了嘴。
“我?”楚子航指了指自己,“你不用管,还有,你怎么会在这,恺撒?”
恺撒叹了口气,一改之前的贵公子做派,对楚子航说:“你还是不死心。”
楚子航挑了挑眉毛:“他只是去做任务了。”
“他已经死了!”
说实话,恺撒也很难过,毕竟兄弟一场,还是他钦点的下任学生会主席。
路明非死了,和他相熟的几人也觉得很悲哀,还给他办了场简单的葬礼,只请了路明非为数不多的朋友和校长。
但大家知道,最伤心的,还是楚子航。

“路明非的葬礼你也没去参加,每年的祭拜你也没去……”恺撒经过时间的洗礼,一身王霸之气已经内敛,这时他正在逼逼叨叨(楚子航眼里)。
“他没死。”楚子航打断了恺撒,“所以不需要葬礼和祭拜。”
一个人从还开着的门走了进来,一头红毛向人们诉说着她的身份。
是诺诺。

“路明非已经死了。”诺诺叹了口气(夫唱妇随?),“而且,我和恺撒也已经结婚了。”
潜台词就是,你想打爆我们的车轴也不可能了。
陆陆续续又走进来几个人,小小的寝室快挤满了。
依旧挂着一脸贱笑的芬格尔假装路明非的声音:“面瘫师兄,我回来了。”
楚子航下意识回头看去,却没有发现路明非的身影。
“路明非已经死了,你只是给自己编织了一个美好的梦。”恺撒说。

诺诺接到了来自恺撒的眼神:“那个梦里,路明非还活着,只是去完成一个很主要,很难的任务。”

芬格尔接着说:“据路明非死已经有三年了,这三年,你每完成一个任务就来这,我们真的看不下去了。”

苏茜也笑笑,说:“这可不是我们认识的,前任狮心会会长啊。”

楚子航愣了愣,深藏在心底的那一段不愿回忆的记忆。
是啊,路明非……
已经死了。
对不起,忘记了。
你……已经死了啊……

至于死因嘛,你们自己想啰(摊手)
我想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路明非的死法(猥琐的笑)
最后……
《龙5》啊……



评论(1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