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黎er不想码字

江泛黎。
圈杂。
文丑画废。

【白亮】落花

孔明桃花灵,剑仙猎灵人设定。
私设剑仙有个师父,不过在剑仙长大后死了。
为了与诸葛亮原皮什么的区分这儿直接称呼为武陵

“阿陵,你答应过我的,不杀人。”
“我没杀人。”

幼年,顽皮的李白随师父来到大山捉拿一只作恶多端的大灵。
师父一时忙着布阵,忘了李白也跟着,李白自己一个人瞎转悠,不知怎么的,进入了一处桃花林。
武陵本来倚在桃树上休息,却不想被一个稚嫩的童音打搅了。
“哎,这儿有个好看的大哥哥!”
武陵无奈地揉了揉眉心,这地方不知几年没人来过了,不曾想今天闯进一个清秀小儿。
“大哥哥大哥哥,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儿啊?”
武陵起身,揉了揉他脑袋:“我一直住这啊。”
“……灵?”李白瞳孔一缩,尚未看清他动作,已在数米开外。

武陵有点诧异,没想到这七八岁的孩童竟这般身手不凡:“猎灵人?”
李白警惕地看着他,心下思索着怎么把师父呼唤来收了这只大灵。
“小孩儿,你叫什么?”
李白不语,左顾右盼寻找出口。等等,他是怎么进来的……?
武陵注意到他的动作,好笑极了,到底是个小孩,掩饰一下也不会。
“别找了,进了这阵法,除了我送他出去,没别的法子。”武陵好奇地看着李白,“已经没人发现这儿了,你怎么进来的?”
李白轻哼一声,武陵不知怎么的笑了:“我的确是灵,但我从未害过人,这个阵法本来就是不想让人找到我才设的,你也别想着让你师父收了我,他找不到的。”
李白讶异地看他:“你怎么知道我有个师父?”
……他不知道,他就是猜的。

那天,武陵将小李白送出了阵法,李白年少,没经历过老一辈猎灵人的劫难,对灵也没有他师父那般抵触,向来只猎作恶多端的灵。

长大后嗜酒的李白时常去桃花林找武陵讨桃花酒,曾戏言:“阿陵养我一生可好?”
武陵真奇了,那酒鬼怎么记着进桃花林的路呢?

在李白十八岁那年,一只在灵界颇有威望的大灵组织了他手底下的灵,向人类发动进攻,一时生灵涂炭,猎灵人损失惨重。
李白年纪轻轻已有“青莲剑仙”的名号,这回不少灵找上了他,一个不查受了重伤,在灵的抓捕下逃进了桃花林。

“阿陵,外面好乱。”
“……嗯。”
“你不会参与这次战事吧。”
武陵摇摇头:“我在这儿与世无争,不愿入人世,更不愿与梼杌他们一起发动战争。”
“嗯。”
两人都不说话了,武陵沉默地给李白上药。
很突兀的,李白开口了。
“阿陵,答应我,别杀人。”
“嗯,不杀。”武陵点点头,继续上药。

三年后,灵之动乱平息。
然,灵不闹了,人闹了。
激进派的人类不满灵的所作所为,不知从哪儿学了什么猎灵的法子,四处猎灵,不管是未化人形的小灵,还是道行极深的大灵。

武陵隐居桃花林,对外界的了解基本是李白讲给他听的。
这些日子李白没来,他无聊的紧,懒懒地倚在桃树上等待李白,栖息在这片桃林的一只成精的云雀歪歪扭扭地飞到他面前,他忍不住皱眉:“怎么浑身是血?”
话甫一出口,云雀化了人形跌落在桃树前,嘴角溢血,浑身是伤,气息极其虚弱:“仙君,人类……闯进来了……”
武陵一愣,似是为了印证云雀所言非虚,四五个人从桃林现身,将武陵包围住了。

武陵纠结得很,若是以前的他,二话不说把他们都杀了为云雀报仇,可他答应过太白,不可杀人。
包围圈渐渐缩小,云雀看着迟疑的仙君,不由出言:“仙君?仙君快杀了他们吧!阿眉也被他们杀了!”
武陵无奈,他最是护短,桃花林的灵都是自己看着成长的,没办法了,只好……

闯入桃林的几人都是急性子,唯一的女子不耐烦地弹出道魔音,谁知她学艺不精,击中了另一名男子,男子大怒,两人早已结怨,这次更是一触即发,两人的朋友要帮忙,最后成了一行人内斗。
也是下手狠的,最后仅存活了一名重伤男子。
云雀早已看呆,不明白为什么人类突然就打了起来,最后还死了多个。

“阿陵,我来了……”李白甫一进入桃林,看到的便是四五具尸首横七竖八躺在地上,一个人还有气,却也活不了多久了。
“……”
李白默了,良久,憋出一句:“阿陵,你答应我的,不杀人。”
“我没杀人。”武陵看着李白,一字一句地说道。
“可现在这个情况,谁会信呢?”李白苦笑一声,“我就不该相信你。”
我就不该相信你。
不该相信你。
不该。

十年后。
“仙君,那个人……他又来了。”
“嗯。”
“来了好一会了。”
“嗯。”
“不放他进来?”
“不。”

武陵倚在桃树上,隐约听见了一个清亮的童音:“哎,这儿一个好看的大哥哥!”
清风拂过,花瓣随风飘落。

桃林被武陵挪了地方,阵法亦改为,无论进出,都需要他的批准。
李白在重伤的人口中了解了实情,可他再也没有机会和武陵道声对不起。
和我心悦你。
哪怕找到了桃林的新址。

其实他那天,是想去表白的。

评论(7)

热度(62)